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农村基层“微腐败”问题原因分析及治理对策
时间:2017-10-16 16:43:27    浏览:

当前,为带动农村经济发展,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国家出台了越来越多的惠农、扶贫政策。随着大量的扶贫项目和资金下放到基层,可观的利益被一些利欲熏心的贪婪分子觊觎,随之而来的则是在利益驱动下层出不穷的基层农村“微腐败”问题。这些“微腐败”虽然看似层次不高,但与广大群众关系却最为密切,对群众的伤害也最为直接。从近年来查处的“小官巨贪”、基层窝案串案来看,“微腐败”也会成为“大祸害”,任其发展下去,势必严重损害群众利益,严重侵蚀干群关系,严重损害党的形象。因此,必须继续加大整治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力度,尤其是村一级党员干部在涉农惠农领域的贪腐问题。

一、基层“微腐败”的主要表现及特点

农村基层“微腐败”问题存在量多面广,形式多样,衍生能力强等特点,主要表现大体分为“明要”和“暗占”两类: 

“明要”主要表现有:利用上级下拨给符合危房改造条件村民的资金在村中“打平均”、做人情;以分配上级政策指标为条件向村民索取好处费;在征地拆迁中索要“协调费”,要求分成等。如五山镇某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某某违规发放和处置低收入困难户住房改造建设资金案,张某某于2013年、2015年、2016年间将低收入困难户的住房改造建设资金以“打平均”的方式发放给了包括符合条件的农户在内的其他农户,剩余资金用于零星支出。

“暗占”主要表现为:利用国家有补助指标骗取村民个人身份证开户,克扣冒领国家补助款;虚报农田水利设施工程建设套取项目资金;贪污私分种粮直补资金、生态公益林补偿款;虚报农田或山林亩数套取专项资金等。如三溪镇某村党支部委员、村委委员陈某某在未公开和未征求村小组长、村民代表意见的情况下,将部分村小组集体生态公益林补偿款偿还一些公路欠款、礼堂维修等费用,剩余的占为己有。又如沙坪镇某村党支部委员文某某用村民文某英的身份证申报为住房改造对象后,在未告知本人的情况下擅自将部分住房改造建设补助款给文某英的长子文某胜,剩余的占为己有。这些案例大多数都是利用担任村委会干部职务之便,衍生了形式各样的农村“微腐败”行为。

二、形成基层“微腐败”的原因分析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利益驱动是产生腐败的源动力。村民委员会作为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在村民管理、服务、教育以及生产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村委会干部虽然不同于国家行政机关干部,但村委会干部从事着管理村级公务的职责,掌握着所在行政村的大事大权,是行政村的领导核心。由于村民自治权的不当行使,村干部权利得不到有效制约,公权力的滥用势必造成农村“微腐败”。究其原因主要有四点。

(一)思想政治观念淡薄。村干部整体文化水平不高,虽然今年我市在村“两委”换届工作中要求新进村“两委”班子成员须具有高中及以上学历,但以往的村干部有些甚至连小学文化程度都未达到,平时也不注重对国家政策法律法规的学习,对党纪法规认识不足,党性观念不强,政治素质偏低,法律意识薄弱,公仆意识淡化,小农意识根深蒂固,贪占心理和侥幸心理严重。农村普遍存在“人情”主导政治的观念,不少村干部认为中国就是“人情”社会,既然自己帮村民办了事,抽包烟、喝瓶酒、拿只鸡、吃顿饭、收个红包是正常的人情往来,也是自己应得的回报。不少村干部就是从这些小吃小喝小拿中开始出现思想滑波,唯利是图,逐渐演变成见钱就要,见利就拿的“雁过拔毛”式腐败。有些村干部不把政策规定当回事,不按章办事,执行政策多凭个人好恶,关系好的就优先提供或违规安排补助指标、关系不好的要么隐瞒政策要么故意打压,使得农村群众无法平等地享受国家给予的优惠补偿政策。

(二)政策宣传不到位。当前,绝大多数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在外务工,留守农村的多为老弱妇孺,文化水平低,信息来源少,获取信息量有限。不少村民存在不知道国家惠农、扶贫政策具体有什么,不懂自己可以享受什么政策,享受政策的标准是什么,大多只能被动以村委会告知的为准,村干部说什么政策就什么政策,信息匮乏和不懂政策往往成为了许多农村群众不知如何维护自己切身利益的最大原因,这也让一些唯利是图者有了可趁之机。

(三)村务公开流于形式。当前,村务公开工作大多流于形式,公告公示只是例行公事,没有真正把信息传递到人。一些村级财务没有进行规范化管理,尽管各镇街都实行了“村账镇(街道)代管”等制度,但有的镇街的村级账目设置不规范,财务审批不严格。部分镇街财务人员只负责给村里理财做账,不去审核、监督村里的收支,只要票据正规就可以入账,有的甚至把不合理的票据也入账,有的村多年没有进行财务审计和检查,财务公开不透明、不及时、不规范,民主监督弱化,难以发挥群众监督作用。

(四)村级监督乏力。村级权力过于集中,村支书、村主任拥有领导决策权和资金支配权。部分村支书(主任)官僚主义严重,大搞“一言堂”,破坏民主监督。村民自治缺乏强有力的制度保障,国家相关法律只是从宏观的角度解释村民自治制度,落实到基层中可操作性不强,行为模式规范也过于空泛。同时,村民自治中配套的制度、机制不健全,规章制度不完备、不细化、不落实,因而难以约束和规范农村干部、群众行为及村级组织具体工作。此外,村民监督小组监督疲软,形同虚设,没有切实发挥监督制约作用。

三、治理基层“微腐败”的对策和建议

(一)强化村级党员干部警示教育。要着力加强村干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自觉在内心建立一道拒腐防变的思想屏障。有计划、有步骤地对农村基层干部开展警示教育,通过典型案例通报、参观警示教育基地等活动,增强其法制意识,做到学法、懂法、依法、守法。要改变在学习教育上“下毛毛雨”和“点到为止”的做法,构建警示教育长效机制,不断提高农村基层干部自身免疫力,自觉抵制各种不良风气的侵蚀,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二)选好用好农村基层干部。打破地域、身份、行业、职业等界限,选优配强党组织书记,把政治素质好作为首要条件,把党员认可、群众满意、公道正派的人员择优地选进村“两委”班子。对群众不满意的干部要及时调整,对严重违纪违法的干部要坚决处理。要建立农村基层干部激励机制,对村干部的工作成绩要适当给予奖励,关心他们的生活,解决他们的困难,让村干部能够安心工作、服务群众。

(三)建立健全监督管理制度。信任不能代替监督,要切实解决基层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不仅要有动真碰硬的态度、严惩不贷的手段,还要健全和完善各项规章制度,建立起切实管用的长效监督机制,不断加强机制和制度创新。要立足于教育防范,对村干部中出现的违纪违法苗头,要及时提醒告诫,可以采取谈话、诫勉、亮黄牌等方式,防止错误行为继续加深导致违纪违法。建立健全问题发现机制,坚持从严执纪,抓早抓小、动辄则咎,加大对违法乱纪领导干部的惩治力度,不断增强惩处腐败的震慑力,提高监督工作的有效性。要强化纪检、检察、财政、审计和其它相关职能部门联合监督机制,主动出击,深入基层,实现监督全覆盖。

(四)执纪问责全面从严。要进一步加大农村基层案件查办力度,重点查处涉农惠农影响恶劣的腐败案件,如截留、挪用、侵占、贪污支农资金、征地补偿款、救灾款物和农业项目资金案件。强化对乡镇办案的工作指导,始终保持对惩治农村基层干部违法违纪行为的高压态势,通过案件查处,堵塞制度上的漏洞,提高基层农村干部按章办事、依法办事的自觉性。落实市镇村三级一岗双责制度强化县市党委书记、乡镇党委书记、村党支部书记为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对其管辖范围内发生重大或严重腐败问题的,应对第一责任人进行追责问责,增强狠抓“微腐败”的威慑力,使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的责任能真正落实到每个党员干部身上,预防和减少村级腐败问题的发生。(乐纪宣)


 

Copyright © 2016-2021 www.s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 中共韶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韶关市监察委员会 主办

粤ICP备10083661号-1 | 技术支持 by YourPag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