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廉政教育>案件实录
案件实录

腐败没有“安全岛” 潜逃廿年终自首 ——中国人民银行南雄市支行原计划金融管理股股长董亮生案例剖析

来源: 本站发表日期:2018-04-19

“我是来自首的。”2017年6月23日下午,一个满头白发、步履蹒跚的中年人,手提装有56万现金的提包,独自来到南雄市人民检察院。他叫董亮生,是一名贪污公款、潜逃20年的在逃人员。

“20年前我犯下的罪,就像扎在心头的一根刺,让我苦不堪言。直到踏进检察院的大门,我才安定下来了,才知道自己终于‘回家’了。”那一刻,董亮生因畏罪潜逃而惶惶不安了20年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一、贪污公款,滥权自肥,败露之际携款潜逃

董亮生,男,1962年10月出生,广东省南雄市人,1992年从县政法委调入人民银行南雄支行工作,1993年任该行外汇管理股股长,1994年6月任计划金管股股长。1996年1月交流到人民银行始兴支行任计划金管股股长。

时年32岁的董亮生风华正茂,是单位的业务骨干。本应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多做贡献,可他却动了贪念,将手伸向了自己管理的公款。他先后私自从自己管理的银行账户里提取现金共20笔,金额共计人民币68万余元,供个人炒股及挥霍。

“从1995年开始,我就从我保管的三到四个账户里取钱用来自己炒股,后来炒股亏了,我就继续取钱出来补漏洞,结果越补越亏。当时我无法计算我自己一共挪用了多少资金,钱是我分多次拿的,每次不是取现就是划拨到我炒股的账户,而且挪用后没有立即做账填补。”20年后,董亮生这样回忆。

直到1996年1月,董亮生交流到始兴县人民银行计划金融管理股任股长,人民银行南雄市支行多次催促他把之前手里保管的帐交回去,他才真正感受到了危机。

“我本打算将账做平,但是发现有些账目出差时丢掉了,这些账单有14万元左右,再加上我自己挪用的20万元左右,一共30多万元的亏空。”巨大的财务“漏洞”,令董亮生惊慌失措。

尽管他多次与出差所在地单位联系,这一部分丢失的账单仍旧无法找到。他填补不了这个漏洞,所以迟迟不肯移交。“后来有一次去始兴上班的路上,我其余的账本也在公交车上丢失,我知道自己根本交不了这个帐了。”董亮生说。

1996年6月25日,南雄市人民检察院接到中国人民银行南雄支行报案,发现董亮生有贪污公款的重大嫌疑。而此时,预感到自己罪行终将暴露的董亮生,已于1996年4月16日带着手中贪污所余的20多万元现金畏罪潜逃。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怕,越想越怕。后来我想,可能跑掉就没事了。”然而,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令董亮生悔恨终生的选择。

二、四处流窜,夹缝生存,生意“成功”难求安稳

原以为逃跑能重获自由,但现实却远比董亮生想象中残酷得多。董亮生背负戴罪之身,走到哪里都感觉自己是“过街老鼠”,逃亡的生活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如意”。

据董亮生回忆,逃亡的日子始终非常艰难。他逃亡的第一站选择了湖南常德。“一开始这几年,我没办法工作,整日东躲西藏,内心就像惊弓之鸟。一次正在租的房子里吃饭,听到外面有警车的声音,吓得筷子都掉到了地上。我怕房东看出来破绽,很快就退了房子走掉。”

“后来在四川摆地摊卖衣服和DVD,在福建帮人养鱼养虾,还卖过香菇木耳等干货。”20年间,董亮生辗转湖南、四川、河南、湖北、江苏、福建等省,迫于生计,他干过最苦最累的活,经常被人驱赶甚至打骂。后来,他多次使用虚假身份进行“漂白”,用自己出逃时身上带的钱做起了海鲜生意,渐渐有了一定积蓄,成了一名“生意人”。然而“心里有病,怕吃冷粥”,事业表面上的成功,不但没有抹去董亮生内心的恐惧,反而令他更孤独无助。“现在有了一点钱,可我还是害怕。我怕有人叫我出示身份证,怕被警察找到,怕突然碰到熟人被认出来,怕被黑社会敲诈。我一躺下就做噩梦,经常梦见自己戴着手铐被押上警车,惊醒后就是一身的冷汗。”董亮生说。

20年间,董亮生每天在恐惧中过着没有尊严、没有自由的生活,有家不能回,思念亲人却连电话都不敢打,寄人篱下、仰人鼻息,稍有风吹草动就心惊胆寒。由于长期颠沛流离、身心承受巨大压力,董亮生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慢性疾病,成了满头白发、满身病痛,每天“拿药当饭”的“药罐子”。“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呢?”董亮生问自己。

三、持续追缉,全力劝返,“迷途之人”行踪初现

由于当年的调查手段比较落后,南雄市人民检察院一直没有将董亮生成功抓获。在随后的时间里,南雄市人民检察院领导、承办人几经变更,但从未放弃对董亮生的追捕。

2015年7月,南雄市成立追逃追赃工作领导小组,由市纪委、公安局、检察院主要领导牵头,全力推进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此时距董亮生潜逃已接近20年,该案的知情人,有的已经去世,有的年事已高,这为追逃工作带来了更大难度。针对案件时间跨度大、有价值的信息少等实际困难,南雄市从市纪委、检察院、公安局等部门抽调情报、侦查、法务等专业精干力量,专门成立专案组开展追逃追赃。针对董亮生案件,明确了“一手抓追缉,一手抓劝返”的思路,一方面对董亮生家庭成员情况进行深度摸排、运用网络大数据分析手段分析其关系人、提取其儿子的DNA数据在全国失踪人员及犯罪人员信息库进行比对,另一方面,认真查找有可能与董亮生联系的“传话人”,加强与其发案单位、家属和朋友的沟通和互信,并从亲朋好友中摸排规劝工作的最佳人选,重点开展政策法律宣传教育。积极开展政策攻势,多次走访董亮生家属及朋友,宣传解释当前国家对在逃人员的宽容政策,有效打消顾虑,促其主动配合工作。围绕董亮生自首和被抓两种后果的利害关系进行针对性教育,力图通过其亲戚朋友的劝导,达到促使董亮生投案自首的目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董亮生的行踪终于逐渐浮出了水面。南雄市采取“打劝结合”的“倒逼”战术,对董亮生亲属动真格、亮底牌,既用实际行动打消其亲属的观望思想和侥幸心态,又通过亲属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将“迷途不返”必然造成严重后果的消息传递给董亮生,对其产生持续震慑效应和巨大心理压力,形成强大攻势,最终成功促使董亮生携款归案

四、政策攻心,亲情呼唤,二十年后幡然悔悟

2017年6月的一个中午,是董亮生终生难忘的时刻。那一天,电视上正在播报关于“天网”行动的新闻,“红通”逃犯陆续归案的消息,让董亮生茶饭不思、心神不宁。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望着显示屏上熟悉而陌生的号码,董亮生紧张得呼吸都停滞了。他哆哆嗦嗦地按下接听键,手机里传来了亲人的声音:“亮生,这么多年你还好吗?回来吧!”

“我不能回去啊。我这么严重的问题,回去就完了!”董亮生乱了方寸,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你先别激动,听我说……

接下来,董亮生的亲人按照办案人员的要求,向其详细说明了当前的追逃追赃相关政策。“现在国家对主动自首的外逃人员从宽处理,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回来吧……你不可能一直躲下去的,组织迟早会找到你,到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回来吧,家里人都很牵挂你,我们都在等着你……”亲人的一席话语,让董亮生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追逃追赃的强大态势、亲人苦口婆心的劝告,使董亮生内心备受震动,再加上身体上的病痛折磨,他夜夜辗转难眠。他时常想,当一个人整天被自己沉重的心理枷锁锁住,被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禁锢,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经过痛苦的挣扎,董亮生终于下定了决心——回去投案自首!

董亮生出逃已20年,现在的他年过五旬,已过知天命之年,却带着恐惧和孤独只身在外逃亡,思乡念亲之情也在逐年递增。当检察院干警见到他时,当年年轻力壮的董亮生现在已是年老体衰,浑身暮气。“他的状态很不好,看上去就像六七十岁的人。”办案人员如是说。

董亮生自首后的当天晚上,办案人员对其进行了审讯。面对办案人员董亮生起初仍然顾虑重重,不断地询问能否从轻、减轻处罚。办案人员对他详细解释了从轻减轻的政策、法律规定,促使董亮生打消顾忌,如实将自己的犯罪事实和盘托出。

“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亲人不得相见,恐惧无所遁形。”董亮生回忆,“在逃亡的20年间,我不敢与亲人联系,一直生活在恐惧中,这种生活真是太可怕了。现在总算解脱了,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说完后他如释重负。

回想起逃亡生活,董亮生悔恨交加,“这20年是我人生中的噩梦,我每天都过着地狱般的生活。自己把最年轻的时光全部用于逃跑,一事无成,抛家弃子,最后还落得全身是病。”长期积累的压力,时常令董亮生身心疲倦,“我年纪大了,不想再躲躲藏藏,我是南雄人,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乡。”

“我今天带的56万元,是做生意赚的钱,并不是自己就确认挪用了56万元。如果最后核查出来不止56万元,哪怕倾家荡产,我也一定会把剩余的钱缴清。”董亮生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五、以案为戒,警钟长鸣,党员干部应当反思

“我真后悔。如果当初能管住自己的贪念,就不会以身试法;如果犯罪之后能马上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到今天我早已刑满释放,开始了新的生活,万万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董亮生的肺腑之言引人深思。俗话说: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纵观董亮生的案件,既有客观上机制制度存在漏洞造成的可乘之机,也有其主观上贪欲作祟导致的不良动机。深入剖析董亮生的违纪违法行为,能够得出很多教训和启示,值得广大党员干部认真反思。

切勿低估中央反腐决心。董亮生的经历告诉我们,“捞了就跑,跑了就了”只是腐败分子一厢情愿的幻想。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打虎”“拍蝇”“猎狐”并重,查处腐败大案要案毫不手软,推动正风反腐向基层延伸,形成强大震慑效应。党的十九大更提出了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这一明确目标,在市县党委建立巡察制度,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绝不让一个腐败分子漏网,腐败不除绝不收兵”。所以,身为党员干部,一定要保持政治清醒,认清中央一以贯之、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坚定决心,绝不能误判形势,丧失原则、迷失方向,绝不能忘记共产党员的宗旨,始终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保持高度一致。一定要在行动上坚决反对“四风”, 对贪污腐化现象保持警惕、引以为戒,构筑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提高自我约束能力,抵御各种诱惑。

切勿逾越党纪国法底线。“因为贪心,只顾捞好处,把制度抛在脑后。结果伸出第一次手以后,发现没有退路了。”董亮生单位的业务骨干一步步沦为在逃人员,与他缺乏对党纪国法的敬畏有直接关系。董亮生的惨痛教训证明,不把纪律规矩当回事,早晚都要吃大亏。每个党员干部都应牢记,党纪国法是“带电的高压线”,触碰必然付出代价。要把好“苗头关”,扣好“第一个扣子”,面对诱惑时务必保持警醒,做到心不动手不伸。要始终牢记纪律规矩的“紧箍咒”,注意小处、小事,时时刻刻、事事处处把握好自己,认真做好每件小事、管好每个小节,时刻牢记“小节不保,大节必失”,始终保持一颗廉洁从政的初心。

切勿放任侥幸一错再错。董亮生在忏悔书里写道:“出逃以后,一直以为躲过一阵子就没事,谁知道反腐始终不停歇,压力越来越大,藏无可藏,与其最后被抓,还不如回来自首。”大部分外逃人员存在侥幸心理,不断暗示自己只要“躲过一阵子”,以后肯定能“逃过这一劫”。然而,中国有句古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步迈错不可怕,可怕的是犯了错却不能及时清醒,反而自作聪明、掩耳盗铃,用“无人察觉”、“还有退路”来自我麻痹,结果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对贪腐者而言,唯一的出路就是悬崖勒马、回头是岸。逃亡绝不是逃避法律制裁的“救命稻草”,只有投案自首、认罪服法才是自我救赎、重新做人的唯一正途。对于党员干部而言,关键要以董亮生为镜鉴,从中看到警示和教训,杜绝侥幸心理、坚持警钟长鸣,做到不义之财不拿,不当之利不得,不法之事不为,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南雄纪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