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廉政教育>案件实录
案件实录

顶风违纪,退休也难逃追究---韶关市乳源瑶族自治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赵志慢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 本站发表日期:2018-04-26

“韶关市乳源瑶族自治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赵志慢 “出事”了,已退休6年多也能被“拿下”。” 这一消息在乳源这个小县城被传的沸沸扬扬。

赵志慢是从乳源走出来的穷苦瑶家 “拉高”,当过兵,做过工人,参加过国防建设,并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干部岗位,经历过不少风风雨雨、坎坎坷坷。 2011年4月,他办理了退休手续。退休后,赵志慢不但没闲下来,而利用在村中声望较高,明知东坪镇大寮下集体山林流转存在严重违规,还从中违规斡旋,收取4万元协调费,导致集体山林被违法流转,造成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2017年6月,赵志慢被开除党籍,按科员职务重新核准其退休费。

在不少人眼里,退休就意味着“安全着陆”、功成身退。是什么让这位退休局长无视规矩,乃至顶风违纪、晚节不保? 

一、伪造材料,侵害村集体利益

2008年3月,庄学斌、李锦想承包大寮下村小组集体山林种植油茶,找到时任县食品药品监督局副局长、大寮下村小组原村民赵志慢,请赵志慢协调村民关系。在赵志慢的协调下,他们与大寮下村小组签订了10000亩林地承包合同书。事后,他们发现该地块不能够发展油茶种植。为减少损失,庄学斌将大寮下村小组10000亩集体山林转包给清远老板黎观水,并承诺协助黎观水办理好林权证。庄学斌在承租了10000亩集体山林情况下,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打起了村集体剩下9620亩集体山林的主意,一个将19620亩集体山林的林权证办在自己的名下想法就此产生,于是,他找到赵志慢,要他协调村民的关系,协助办理合同事项,配合办证,并承诺事成后给予5万的劳务费。利益的驱使,明知违法,赵志慢还不断的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找到大寮下村小组等几个村小组的负责人,伪造、模仿部分有异议村小组组长的字迹在申请表上签名盖章。2009年9月14日,赵志慢明知提交办证资料不齐全和不完善情况下,还采用积极帮助山林承包老板采用协调、送礼、贿赂等手段勾结县林业局工作人员,违规办理了面积为19620亩的《林权证》,多占有了大寮下村小组9620亩山林。为感谢赵志慢的协调帮助,庄学斌送给了赵志慢4万元租山协调费。

二、违规中介,精神抖擞收协调费

东坪镇地处瑶区,有“八山一水一分地”之称,森林覆盖率93%,为典型的山区地貌,集瑶区、山区、移民为一体,瑶族人口较多。作为土生土长的瑶族人,赵志慢十分的熟悉当地的风土民情,加上他又曾在县里担任过领导,因此,村中有什么大事小事,村民都愿意找他,他也很热心村中的管理事务,因此,在村中有较高的威望,这也让赵志慢认识了不少的个体老板或者经纪人。2005年8月的一天,个体老板李锦全和温荣添合伙到东坪镇村委会乌坑村小组承包山林,需要购买一批杉树和雇人种植,由于语言不通(不懂瑶语)无法和当地村民沟通,经人介绍,他们找到赵志慢,表明自己在承包山林及遇到的困难,希望得到帮忙,后来,赵志慢通过与当地村民协调和运作,困难得到圆满的解决。事后,赵志慢收取村中山林调解的第一笔协调运作费 10000元。

“跑跑腿,动动嘴皮子,来钱又快,家庭开支基本从这里来,这也是我热心村中事务的原因”赵志慢毫无避讳地说。

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赵志慢这样违法乱纪的官员无疑是“有缝的蛋”,诱因出来了,名声很快传开了,苍蝇自然也就多了。只要在东坪承包山林的个体户老板在语言、纠纷问题、合同订立等方面出现难题,他们纷纷找到赵志慢, “委派”他出面协调关系。事后,赵志慢均会收取一定的协调费。2009年,外地老板黎观水和大寮下村小组签订租赁集体林地的合约,为尽快办理好林权证,找到赵志慢协调村民关系,事成后,他收取黎观水10000元的协调费。2011年9月,李锦全打算在东坪镇新村村委会承包7000亩山林,中途遇到了困难,找到赵志慢协调村民关系。最后,赵志慢以租山带路、协助村民签合同为由收受李锦全劳务费30000元。同年11月,李锦全承包东坪镇新村村委会某村小组7000亩山林,赵志慢收受李锦全协调费20000元;2013年9月,赵志慢以协调村民工作为由收受聂小翔加油费、协调费22000元。赵志慢无论工作在忙,事务在多,只要收个体老板的“指令”后都是满血复活,精神抖擞,都会把它当作“第一主业”,替“主子”积极协调村民,签订合同,勤奋跑腿,当好传声筒,不遗余力的去完成。

三、借钱不还,老板哑巴吃黄连

鲁迅先生笔下,有一个让人难以忘记的形象,孔乙己,在面对别人指责他偷书的时候,他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作为一名退休官员,赵志慢比孔乙己的狡辩高明得多,严格说来,借钱还真的不能算贪腐,因为借钱是要还的,但是话说回来,如果他手中没有“掌权”,谁会这么放心地将钱“借”给他?他并不满足于老板送的协调费,转而开始主动向个体老板“借”钱,不仅直接拿钱,而且还不用写借条,还没有利息。

“由于老东坪位置偏僻,交通不便利,在那里搞山林承包,只要有赵志慢出面,关系协调、合同签订、树苗培植及种植等方面难题就迎刃而解了,我也知道借钱给他,连张字据都没立,口说无凭,但不给又不行,不给损失会更大。”李锦全对办案人员说。

2012年下半年,赵志慢因必背镇的一块山林承包要请人吃饭,以没带钱为借口,向李锦全借3000元接待费,至今未还。2013年8月,赵志慢与李锦全吃饭,酒过三巡事时,赵志慢借口进山不方便,不方便帮李老板走村串户,在南郊看中了一款小汽车,但是手头又比较紧,李锦全会意后借给了他50000元,也未任何字据。

四、又吃又拿,报答知遇之恩

习近平曾讲:“一名领导干部的蜕化变质往往就是从生活作风不检点、生活情趣不健康开始的,往往都是从吃喝玩乐这些看似小事的地方起步的。如果领导干部在生活作风上不检点、不正派,在道德情操上打开了缺口,出现了滑坡,那就很难做到清正廉洁,很难对社会风气起到正面引导和促进作用。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公职人员,赵志慢本该在日常工作生活中把牢思想“开关”,严守纪律底线,但他却置纪律规定于不顾,反而频繁接受老板的吃请,不仅影响了正常的办公秩序,损害了“人民公仆”形象,也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了难以下咽的“苦果”。

“这些老板又不是我的服务对象,他们请我吃饭是朋友关系,我认为从他们身上揩点小油,混些吃喝和土特产,算不上什么事,这是很正常的人情世故。”赵志慢在接受组织谈话时对办案人员说。

“2005年至2008年,赵志慢接受李锦全请吃宵夜、中晚饭合计35次。2009年,接受李锦全到乳源县城和东坪镇的饭店(大排档、农庄)吃饭,次数达30多次,接受庄学斌、聂小翔等老板出钱 “加菜”到村长家吃饭,次数多到已无法统计。2013年,接受聂小翔吃请11次。此外,逢年过节,赵志慢都会收到李锦全、聂小翔等老板所送礼品、月饼、野生土特产,次数、钱数无法计算。”赵志慢对办案人员细数到。

就是这样“揩点小油,混些吃喝和土特产”,赵志慢也意识到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于是更加的卖力工作,以回报老板,多次在山林介绍、合同签订、关系协调等方面积极发挥本地人的作用,回报老板们的“知遇之恩”。

拍案沉思   警钟长鸣

纵观赵志慢违纪违法案,赵志慢从一个穷苦瑶家 “拉高”成长为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经历过不少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最后,却因退休后顶风违纪,难逃追究,实在值得人们深思。

一、监管缺失,食药监局成“独立王国”

赵志慢退休前违反有关规定有偿从事中介的营利活动,除了自身缺乏修养,对法纪不怀敬畏之心、不存戒惧之意,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监管缺失。2012年之前,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是省以下垂直管理的单位,人财物都不在地方,副局长可以说是单位二把手了,省市局的人事监察部门一年也难得来几次,有效监管能力有限,即使上级部门经常开展党纪法规的专项检查,如没人举报,像赵志慢这种兼职的情况也不容易被发现。”乳源县委、县政府对其事务也不便监督。此外,赵志慢是土生土长的少数民族干部,在县食药监局,一把手是交流干部,其他干部无论是职务,还是年龄等方面都没有他有优势,都是他的部下,即使知道他兼职的问题,虽能及时发现,但也不敢和他说。这样,上级监督不到,地方不能监督,下级不敢监督。退休后,赵志慢更是把自己从组织的监管中抽离出来,依然我行我素。正是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他也完全不把党纪国法放在眼里,逃避监督,以致退休后身败名裂、晚节不保,教训深刻。

二、常念“紧箍咒”,退休不再是“避风港”

是什么让赵志慢没能保住“名节”?其中一个原因是,退休了,年纪大了,不在职了,不会违反党纪国法了,赚点介绍费,为自己留条后路,为子女留点财富,于是他就产生了“做中介兼职赚钱”的心理,心智被蒙蔽,误入歧途,落得如此下场。古人说,君子“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对于党员干部而言,名节无疑是最珍贵而又脆弱的东西。领导干部退休后更应重视名节,更要严格要求自己,谨慎如初,认真对待生活中的每个“第一次”,在诱惑面前保持清醒冷静,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的变化,谨记“只有慎始,才有善终”。当前,责任档案的建立,意味这“终身责任”日益成为一种广泛共识,不管你在何时、何地、决策了什么,都将一辈子跟随着你,从此以后,退休不意味这安全着陆,也不再是跳进了保险箱。组织上应有效加强对退休干部的监管,时常给退休干部念念“紧箍咒”,辅以严格的制度约束,努力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防止其“晚节不保”

三、营利性活动,必将得不偿失

随着经济发展和收入水平提高,群众的物质和精神消费需求提高了,公务员群体也不例外,但公务员也是人,人有不同的爱好,只要不逾越法律底线,适当开展大有裨益,既可以陶冶情操、强身健体、活络脑子,又能广交朋友。而赵志慢的爱好和一般人的不同,他在职和退休后就热衷于中介协调,违规兼职领取报酬。这是典型的顶风违纪,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理应受到严肃查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等党纪法规对公职人员从事营利性活动均有明确禁止性要求,为广大的党员干部架起了一道道不可触碰的高压线。作为领导干部的赵志慢,利用上班时间兼职并领取报酬,这一行为已经违反《公务员法》,触碰了高压线,其行为看似精明,实则自作聪明,哪怕手段再隐蔽,都有露馅那一天,到时候,必将得不偿失。最后,赵志慢也因此被党纪政纪处理并被收缴了违法所得,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这是决不允许的。身为领导干部,无论职务大小,都应心有所戒,不为名利所惑,对各种禁令必须令行禁止,把所有心思和精力用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上来。否则,一旦通过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来发财,那是铤而走险,如果非要被组织问责才醒悟,岂不悔之晚矣。(乳纪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