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廉政教育>案件实录
案件实录

硬生生把“扶贫工程”变为“扶己工程” ——乐昌市坪石镇新岩下村党支部原支委兼财务邓永华违纪案剖析

来源: 本站发表日期:2018-05-16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关键看贫困老乡能不能脱贫。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庄严承诺。然而,在脱贫的路上,有人却硬生生地把“扶贫工程”变为了“扶己工程”。他就是乐昌市坪石镇新岩下村党支部原支委兼财务邓永华。邓永华,男,汉族,1969年10月出生,广东乐昌人,200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初中文化程度。经查实,邓永华在任职期间骗取扶贫资金、侵吞扶贫慰问金、骗取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危房改造补助款。2017年9月8日,被中共坪石镇纪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2017年11月20日,乐昌市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判处邓永华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利用职务便利  骗取扶贫项目建设资金

2013年至2015年,乐昌市坪石镇新岩下村被列为新一轮扶贫开发“双到”村。2013年下半年,韶关市交通运输局和韶关市航道局挂点扶贫乐昌市坪石镇新岩下村委会,将新岩下梓门塘公路硬化工程(包括W050Y733至梓门塘、C221线枣子树下至上鹅珠、下白沙至下牛栏三条公路)定为扶贫项目,经报批后纳入韶关市贫困村农村公路建设计划,公路硬化工程造价每公里27万元,项目所需资金除上级财政补助资金外均由帮扶单位解决。

此时的邓永华立刻嗅到了赚钱的“商机”。于是,他以自己是梓门塘村小组组长,方便协调关系、加快工程进度、确保工程质量为由,在未经村委会讨论及村民大会通过的情况,私自与另外两位时任村干部合伙承包该工程。然而,按照规定村委会不能以乙方的名义承包工程,邓永华没有建设资质。为了能顺利承包工程,达到赚钱的目的,邓永华通过挂靠乐昌市建鑫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工程合同。在公路硬化工程进行里程测量验收时,为了赚取更多的钱,邓永华等人通过贿赂验收人员而虚增公路硬化里程,骗取扶贫资金人民币6.31万元,由合伙的三人私分。

见钱立起贪念  违规私分春节扶贫慰问金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一个人的贪欲一旦“入脑入心”,就如同着了魔一般,处处是诱惑,处处是“商机”,“见钱即红眼”。邓永华不仅在扶贫工程上能“捞”一把算一把,就连私分春节扶贫慰问金也毫不含糊。

2014年1月,挂点扶贫单位韶关市交通运输局和韶关航道局在对乐昌市坪石镇新岩下村委会开展春节扶贫慰问时,共给予村干部和村委会1.5万元扶贫慰问金。其中,0.5万元用于慰问5名时任村干部,另外1万元给予村委会。然而,仅仅0.5万元怎能满足某些人的“胃口”。于是,有人把眼睛盯在了村委会这1万元扶贫慰问金上。就在两个挂点扶贫单位的人走后,邓永华等5名村干部想的不是立即将村委会这1万元扶贫慰问金存入村委会公账,而是商量着如何进行私分,邓永华从中分得0.2万元。

帮人弄虚作假  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开展脱贫攻坚的最终目的。然而,有人却背离了其初衷,该扶的不扶,不该扶的想方设法扶,不仅“扶”了自己,还要“扶”家人。

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住房改造工作是扶贫开发的重点项目。2014年,坪石镇新岩下村委会协助政府开展上述工作时,邓永华具体负责相关资料的审核和上报。此时的邓永华私心作祟,萌生歪念。想着既然是自己经手危房改造申报工作,何不帮自己的父亲和婶婶也一并申请,顺便也帮村民范普金解决一下实际困难,做做“好人”。反正这工作都是自己经手,没人知道。事实上,邓永华的父亲邓光雄、婶婶高光荣以及村民范普金并不符合条件、不属于领取危房改造补助款的对象。但是,邓永华仍然心存侥幸,通过上报虚假资料的方式为上述三人申请危房改造补助,最终使邓光雄、高光荣、范普金各获取了1.5万元的危房改造补助款,造成国家经济损失4.5万元。

追本溯源  引为镜鉴

善除害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纵观邓永华违纪案,引人深思,予人警示。

警示一:村干部廉政意识不强。从邓永华违纪案来看,无论是骗取扶贫资金、侵吞扶贫慰问金还是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邓永华首先想到的是“利”,而不是纪律和规矩,甚至忘了自己党员的身份。在中共坪石镇纪委对其进行审理前谈话时,邓永华说道:“我作为中共党员,在担当新岩下村支部委员期间,纪律意识淡薄,不仅没有带头遵守党纪国法,还利用职务便利私分扶贫工程款,弄虚作假为他人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这些行为是极其错误的。”等到此时方才醒悟,悔之晚矣。事实上,类似的案件屡见不鲜。想想,为什么一些村民在村“两委”换届之时非得争当村干部?目的并非真正想着为村民服务,而是通过村干部这个身份及其掌握的信息和资源谋取私利。既是如此,纪律和规矩在他们面前自然也就变的荡然无存。

警示二:村务管理制度不完善。从邓永华违纪案来看,无论是骗取扶贫资金、侵吞扶贫慰问金还是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无不折射出村务管理制度存在漏洞。例如:开展村级扶贫工程项目建设应该走什么程序,由谁负责,村干部从中扮演什么“角色”;村级账务应该如何规范管理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贪污、挪用、截留、私分;村里每个申报项目至少应该由多少名村干部共同管理;等等。然而,这些问题在村委会中并没有明确的制度规定。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只有把制度的“笼子”扎紧扎牢,着力构筑“不能腐”的堤坝,才能从根本上预防农村基层腐败问题。否则,下一个“邓永华违纪案”必将重演。

警示三:村务监督制约不到位。从邓永华违纪案来看,无论是骗取扶贫资金、侵吞扶贫慰问金还是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无不反映出村务监督制约缺位。在对邓永华违纪案开展执纪审查时,乐昌地方公路管理站有关同志说道:“特别是开展扶贫双到工作期间,实施了很多计划外的乡村公路硬化工程,我们没办法及时进行长度验收,所以只能根据镇政府提交的申请资料中的完工里程来拨付进度款。”“新岩下的三条乡村公路,开工后乐昌公路站都没有去施工现场抽查监督。”同样的,对于邓永华等5名时任村干部私分春节扶贫慰问金一事,有关部门在此之前是否进行过廉政提醒;是否开展过村务资金使用监督检查;另外,像危房改造这样的扶贫项目,竟然会由邓永华一人全程进行“操控”。当权力监督缺位时,村级权力必然会失去制约,必然会被用到极致,必然会弊病丛生。(乐昌市纪委监委  黄贵华)